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狐望月

青山碧海依旧,闲看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月槐花香  

2012-05-05 22:12:52|  分类: 随笔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五月槐花香 - 白狐望月 - 白狐望月

       这个季节里最让我不忘的是飘香的槐花糕。
     这个时候,母亲总会去河边的槐树林摘许多盛开的槐花回家给我们做花糕。
     一串串粉粉的槐花,简单的清洗一下,只拿少许的面粉,加一点食盐,就可以上锅蒸了。
     那些时候,我们总是围在母亲的身边期盼着,期盼着槐花糕的成熟。
     母亲拗不过我们的死缠烂打,看锅里只要冒出一点的热气,就从热气腾腾的笼屉里,掐一小块花糕,分给我们,姐总是分到那块最小的。有时候面粉都没有热,槐花就已进肚了。
     母亲总是笑嘻嘻的望着我们说:“傻小子,贪吃猫,生熟不分大了连个媳妇都讨不到……”
     炉火映红了母亲爬满皱纹的脸,那块褪色的斑白的头巾,罩在她的头上好些年了,似乎从我记事起,那块褪色的头巾就没有再摘下过。
     花糕熟透了,我也就早吃饱了。每当这时候,姐总是说:“还是熟透的花糕香,真好吃。”那感觉似乎就是人间最美的食物,而我只能干瞪着眼,看他们吃……唏!不就是槐花糕吗?咱早就吃饱了,玩去唠……。疯一样的跑出去,找小伙伴去了。
     那时的乡下大人们孩子多,小孩子也不金贵,就像散养的牛羊,饿了,谁家都可以混吃的,困了谁家都可以混一宿,大人一般都不怎么喊自家孩子回家。
     于是我们成群的小伙伴就分成一帮,两帮,三帮,直至各自为战,要是大家玩捉迷藏的话,保准天亮谁也找不到谁,只要往草垛,石堆,墙角旮旯里随便一找,保准就有睡着了的小伙伴。
      又是一个即将漆黑的夜,谁家的大人可能是发现孩子一天不见影了,于是就端着大瓷碗,一手用筷子捞着长长的杂面条,一边喊破嗓子似的:“狗子……狗子……来家吃饭啦……”保不定藏哪的狗子一边屁颠屁颠的往回跑,一边答应着:“哎,听见了,回家吃饭了。哎!那谁,等着我呀,吃玩饭,还去找你玩。”
      母亲已年近七十岁了,前些天打电话来说,又早早的蒸熟了一锅槐花糕,等着我和姐回家吃呢。
      母亲总是唠叨:“长尾巴狼,长尾巴狼,娶了媳妇忘了娘!家里又不缺你这双筷子,为什么总是不回家呢?忙忙,一年到两头的忙,今年的槐花又开了,你五叔还养了几箱的蜂呢……”。
       泪湿了我的双眼,仿佛又闻到了家里满园的槐花香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1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