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狐望月

青山碧海依旧,闲看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魔域2  

2013-05-30 09:28:25|  分类: 随笔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魔域2 - 白狐望月 - 白狐望月
 
   回想着刚才那一男一女,还有小女孩儿亲密无间的样子,回想着他们无视我存在的冷漠,我懊恼的捧着自己的头,狠狠地撞在墙上,本想剧烈的疼痛会减弱头脑内的痛,可事与愿违,我竟然可以毫不费力的穿墙而过!这突然的惊喜,竟然让我莫名的高兴起来,竟然有了一种做贼的冲动!
     在整座房间里我可以毫不费力的,自由穿梭,壁橱,书柜,床底,甚至是首饰盒,保险箱,就是连气味不好闻的鞋盒里,我都可以自由的穿梭畅游!
     衣柜的暗盒,一直是女人的私密空间,这里面有好多我以前希望知道,却又为了许多原因而不敢轻易碰触的秘密,那时候,我总是一副大气的,不在乎的模样,女人也被我的宽容和谅解,感动的稀里哗啦,鼻涕一把,泪一把的。还幸福的说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!呵呵呵!傻女人!我说不在乎就真的不在乎了吗?我是男人,是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,就要有男人的自尊,男人的面子!哈,我说不在乎你的过去,那是让你自己亲口告诉我,省的日后你说是我小心眼逼你说的。可是,十几年了,你就是没说,只字未提啊!好啊,你隐藏的好深啊,今天我倒要看仔细了,看清你以前不可告人的样子!
      我急不可待的钻进女人衣柜的暗盒里:暗盒的钥匙,哼!总是说只有一把钥匙,这是什么?防着我,防备着我!噢,金耳环,金项链,翡翠的手镯,红水晶的鸡心项坠,这些都是我买给她的,今天我还能清晰的回想起,女人看到这些东西时,眼里发出的欣喜的光芒!贪婪啊!我用百分百的真心去对待她,可是她,可是她竟然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来,还和年轻的小白脸鬼混!还教唆我的女儿喊那个男人爸爸!!可恨啊!无耻的臭女人!
      咦,这是什么?好眼熟啊,在什么地方见过?我眼前的是一只普通玻璃小兔,一只耳朵还缺了一角,原先鲜艳的红绳变成了沁满油渍黑乎乎的的颜色,看着有些令人作呕。只是觉得眼熟,乱哄哄的脑子也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了。
     哈哈哈!书信,看吧有厚厚的一摞呢!这大概都是以前老相好的情书吧!留着呢,旧情不忘啊!
    我钻进了书信里,我要看个明白,我要知道这个女人的以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月儿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你好,自从那晚分手后,算来也有十几天的日子了……
     
       (这是哪个野男人的书信?分手十几天就这样了!好啊,好啊!这就是女人的秘密!野男人!)
     ……
         这十几天的日子我想了很多,感觉还是你说得对,现在这个样子,还是找一份工作,暂时安稳下来。稳定了,心里才会踏实,才会发现自己究竟需要什么。
            以前,我的确是太自大了,太自以为是了。眼里容不得别人,脾气暴躁的很。干什么事情都是眼高手低,好高骛远,总不能脚踏实地,因此也吃了不少的苦头。那晚在面馆,你说的太对了。我们改变不了这个社会,可是我们能改变自己。只有改变自己,让自己适应社会,不要让社会适应自己,社会永远也不会因为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而改变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因为工作的不顺利,我的脾气也越来越急躁。读书的时候,以为自己就是天才,踏入社会就可以平步青云大有作为。可是真的踏入社会了,才感觉自己就像被无情地推进了不见天日的万丈深渊,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,被人抛弃,被人瞧不起。这一年来,我换了好几个工作,都感觉不能发挥自己的才能!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,错的是这么的一塌糊涂。我有什么才能啊,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娃子,连最起码的尊重别人都不会,连一颗螺丝都不知道怎们摆弄,就妄自尊大的叫嚷着这不行,那不行,这需要改革,那需要屏弃!我太年轻,太狂妄,太无知了.是的,一个新来的学徒工,对发展多年的老企业没有任何的贡献,就妄自尊大的指手画脚,就大谈什么企业文化!这太可笑了,也太可悲了。你了解这个老企业吗?你懂的这个老企业吗?是的,我太可笑了。
           好了,那晚和你聊了很多,我会脚踏实地从头再来的。我已经给公司写了报告,我要去最底层的车间工作去.从最基本的事情,一件一件的认真做好,刻苦努力学习。学校里学的知识太少了!我会永远记住那家面馆的,永远记住那晚你对我说的话,永远记住我欠你的那碗面的。我还想说……我,我想你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此致     敬礼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白狐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年  月   日
       白狐?我的名字?不会吧?这竟然是我给月儿的第一封书信!多少年了,月儿竟然还保留着!天哪,这难道就是女人的秘密?这难道就是我的月儿的秘密?我的心在突突地狂跳,像要逃离我的躯体,我的心也开始嫌弃我这身肮脏的皮囊吗?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